四個梨選一個? 測出你最舍不得離開誰 ! 太準了!

經典老歌1000首2020-04-22 07:42:04


第一章 剖腹滅門


  鳳妗宮,一片灼目的紅。

  顧清癱坐在地上,雙手卻依然緊緊護著高隆的肚子。

  她仰起頭看著宋凌俢,一字一句的問道:“宋凌俢,我鳳妗宮究竟做錯了什么,竟然慘遭此禍?”

  她身為皇后,卻親眼著自己宮里所有人都被殘忍的處以極刑。

  那些伺候過她的,沒伺候過她的,甚至是一個外殿負責打掃澆花的都不曾幸免。

  而她的貼身宮女香兒,當著她的面被十幾個壯漢蹂躪至血崩而亡。

  香兒掙扎哭喊,最后翻著白眼含恨而終的樣子就像一場噩夢,深深刻在了她的腦中。

  還有那個老實憨厚的小太監,為了護她,被人直接用大刀攔腰砍斷,內臟猩紅的流了一地,連掙扎都來不及。

  他們凄厲的慘叫響徹大殿,刺激著她的神經,隱隱作痛。

  “做錯了什么?”宋凌俢冷笑,上前就用腳狠狠踩住她的肚子。

  顧清頓時感到一股強大的力量壓迫腹腔,那種撕心裂肺的痛幾乎要了她半條命。

  她掙扎著想擺脫宋凌俢的腳,耳邊卻傳來一個嬌媚的聲音:“皇后娘娘,我勸你還是不要掙扎的好,你已經害死了整個鳳妗宮的人,難道還想讓整個顧家給你陪葬嗎?”

  顧家?!

  顧清心中大驚,朝著聲音的方向就怒吼道:“蘇靜柔,你竟敢拿顧家來威脅我?你為爭后位,滅我一宮,如此心狠手辣,難道就不怕遭天譴嗎?”

  “死到臨頭了嘴還那么厲害?!彼瘟鑲c腳下的力道又多了幾分,疼得顧清死去活來,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。

  可她還是緊緊抓著宋凌俢的衣角,用盡全身力氣才終于擠出幾個字:“孩......孩子,不要傷害他......”

  “孩子?對了,你不是一直希望這個孩子可以平安的生下來嗎?干脆讓朕來幫幫你吧?!闭f罷,宋凌俢從腰間摸出一把匕首就朝顧清的肚子刺去。

  顧清是將門出生,猛地一側,便躲開了匕首。

  她瞪大雙眼不可思議的看著宋凌俢:“虎毒不食子,你現在竟然要殺自己的孩子?宋凌俢,你到底是不是人?”

  “他根本就不配當朕的孩子,你顧家功高蓋主,朕當年羽翼未豐,只得任由他們扶持你當皇后,而如今你們竟然還想用這個孩子綁住朕,誆朕的江山,你們以為朕是傻子嗎?”宋凌俢冷冷的說道。

  顧清聽言不禁大笑。

  說得好,說得真好。

  原來宋凌俢還記得他當年羽翼未豐,是她顧家扶持的。

  她顧家滿門忠烈,代代都是將軍,沒有她顧家的扶持,哪來宋凌俢今天的皇位?

  而她十三歲就跟著宋凌俢上戰場,為他出生入死,殺戮累累。

  宋凌俢想當皇帝,她便為他戰群雄,毒太子。

  她的整個少女歲月都是為宋凌俢一個人活著。

  十年,整整十年。

  滿手老繭,滿身傷痕,換來的卻是如此下場。

  顧清十指緊緊的扣成拳頭,指甲刺入掌心,那悔,那恨,隨著刺骨的痛在心中發狂的蔓延著。

  可她不能哭,不能示弱,該失去的不該失去的,她都已經失去了。

  如今她唯一能做的就是保住還沒失去的。

  “宋凌俢,你要殺我,又何必找那么多借口,從小到大,我一向最聽你的,你要我死,我自裁便是,不過一切要等我生下孩子以后,今日誰敢動我腹中的孩子,我便要誰墮入地獄?!鳖櫱艴咱劦恼玖似饋?。

  她的身子很小,腰板卻挺得很直。

  她如今獨自在深宮之中,不像當年有千軍萬馬陪伴左右,所以無力保護這一宮的人,害得他們慘死,可憑她一人之力要保住這腹中的胎兒,她還是有信心的。

  似乎沒想到時至今日顧清還能表現出如此風范,蘇靜柔不禁嚇得退后了一步:“修......”

  而宋凌俢的臉色也是十分難看,要說顧清,再沒有誰比他更了解了。

  他當年選中顧清,也正是看中了她高強的武功和常人所不能及的韌性,沒想到這兩點卻成了如今他除掉她的障礙。

  “顧清,你這是再逼朕?”宋凌俢咬著牙道。

  顧清冷笑:“我逼你?你殺我一宮,如今還想殺我和我腹中的胎兒,與其說我逼你,倒不如說是你逼我?!?br style="max-width: 100%;box-sizing: border-box;-webkit-tap-highlight-color: rgba(0, 0, 0, 0);word-wrap: break-word !important;">
  “好好好?!彼瘟鑲c連說了三個好,臉上突然露出了一抹陰冷的笑容:“以你的武功要闖皇宮可謂是輕而易舉,只可惜顧家滿門忠烈,竟然出了個不守婦道的皇后,你說今后天下人當如何看待你顧家?怕是滿門抄斬也不值得可憐吧?”

  一句話直指顧清的軟肋。

  不等她開口,宋凌俢便將匕首丟到了她腳前:“既然你說誰敢動你腹中的孩子,你就要誰墮入地獄,那朕就讓你自己動手,孩子和顧家,孰輕孰重你自己選?!?br style="max-width: 100%;box-sizing: border-box;-webkit-tap-highlight-color: rgba(0, 0, 0, 0);word-wrap: break-word !important;">
  好一個狠心的男人,竟然要她自己開膛破肚取出孩子,他不僅要她死,還要她生不如死。

  孩子,她十月懷胎即將出世的孩子。

  顧家,上上下下幾百條人命。

  孰輕孰重,她怎么分不清?

  顧清松開早已咬出血的下唇,一刀下去。

  那是刺入靈魂的痛,痛徹心扉,痛不欲生。

  她的希望,她的自尊,她的心肝,在這一瞬間徹底粉碎。

  孩子,娘對不起你。

  “宋凌俢,如你所愿,也請你遵守承諾放過顧家?!鳖櫱迥闷鹭笆拙蜏蕚渥载?。

  沒想到卻被宋凌俢一手抓住,殘暴的拉出了鳳妗宮:“想死?沒那么容易,你以為這樣朕就能滿足嗎?看那里是什么?”

  顧清心中猛然一驚,趕緊朝宋凌俢手指的方向看去。

  那是顧家的方向,此時正火光一片。

  “我爹早就帶著御林軍去顧家了,想必現在顧家的景象不會比鳳妗宮差到哪去?!碧K靜柔得意的說道。

  “哈哈哈哈哈?!痹瓉硪磺卸际球_局,宋凌俢早就起了滅她滿門的心,卻還是騙她親手取出自己的孩子。

  “宋凌俢,就算顧家滅了,你也別想坐穩皇位,別忘了,還有一個比顧家更甚的東廠九千歲,沒了顧家,我看你拿什么和他斗?!?br style="max-width: 100%;box-sizing: border-box;-webkit-tap-highlight-color: rgba(0, 0, 0, 0);word-wrap: break-word !important;">
  宋凌俢的臉色大變,指著顧清怒吼:“你這個妖婦,死到臨頭還敢詛咒朕,來人啊,給我亂棍打死?!?br style="max-width: 100%;box-sizing: border-box;-webkit-tap-highlight-color: rgba(0, 0, 0, 0);word-wrap: break-word !important;">
  “哈哈哈哈哈,亂棍打死?不用你動手,我的身子豈容你來臟?!闭f罷,顧清一個縱身就抱著孩子跳下了鳳妗宮。

  風凌冽的從她耳邊劃過,她睜著眼,好似看見當年。

  宋凌俢,若有來生,我一定不做忠臣做奸臣,奪你江山,滅你滿門。


第二章 與鬼交易


  顧清飄在鳳妗宮之上,看著自己的肉身摔得粉碎,鮮血流了一地,不禁苦笑。

  沒想到她堂堂顧大將軍的女兒,宋國的皇后,竟然會落得如此下場。

  還有她未出世的孩子,她不甘心,她好不甘心。

  “我也好不甘心?!币粋€柔弱的聲音從身后傳來。

  顧清回頭,只見一個瘦小的女鬼正含淚凄凄的看著她:“你是誰?”

  “我是丞相府的三小姐,蘇緋色?!迸淼?。

  丞相府?

  蘇靜柔的娘家,而帶人滅她顧家滿門的就是蘇靜柔的爹,當今丞相蘇德言!

  顧清將眼前的女鬼打量了一遍,通常人死后還會穿著死前的衣服,可這女子身上的衣服破破爛爛,別說是小姐,就是丞相府的丫鬟也穿得比她體面些。

  “據我所知,丞相府只有三位小姐,蘇靜柔,蘇靜香和蘇靜甜?!痹捴械囊馑己苊黠@,她不相信女鬼說的。

  女鬼似乎早就知道會這樣,慘笑了一下:“不管你相不相信我的身份,我是來找你幫我報仇的?!?br style="max-width: 100%;box-sizing: border-box;-webkit-tap-highlight-color: rgba(0, 0, 0, 0);word-wrap: break-word !important;">
  “報仇?為什么找我?你難道看不出我和你一樣,已經死了嗎?”顧清自嘲,她自己都有血海深仇沒報,怎么幫別人。

  “因為我們有共同的仇人,蘇家姐妹屢次欺我害我,蘇大夫人則是害死我娘的兇手,蘇德言明知一切卻依舊縱容,雖為至親,卻視我的性命如同草芥,我不甘心,可我手無縛雞之力,我知道你是皇后顧清,剛剛在鳳妗宮發生的一切我也都看見了,只要你愿意幫我報仇,我就讓你借我的身體還魂?!迸響崙嵉恼f道,說到最后,竟然流下了血淚。

  雖為至親,卻視我的生命如同草芥。

  這話就像一把鋼刀,直插顧清的心口,宋凌俢對她和她腹中的孩子不也是如此。

  “好,我答應你,我顧清發誓,終有一日要殺盡天下負我們的狗!”

  女鬼聽到這話,臉上終于露出了笑容,她突然變成了一道光竄進顧清體內,顧清只覺得頭痛欲裂,全身就像火燒一般的難受。

  “啊......”顧清猛地睜開眼,眼前朦朦朧朧的一片,頭上還疼得不行。

  “哎,你們聽說了嗎?顧將軍家被皇上滅門了,聽說啊,是顧皇后設計要害我們家大小姐,嘖嘖,這顧清真是不自量力,誰不知道她那皇后只是個擺設,皇上最愛的可是我們柔貴妃,啊,三小姐你醒了?”

  聽見顧清的叫聲,門外嚼舌根的丫鬟終于走了進來。

  顧清還沒醒徹底,只見一個模糊的人影朝她走來,本能的就伸出手扼住那人的脖子,耳邊立刻傳來那人的慘叫聲:“哎喲,三小姐,是我,阿珠啊?!?br style="max-width: 100%;box-sizing: border-box;-webkit-tap-highlight-color: rgba(0, 0, 0, 0);word-wrap: break-word !important;">
  阿珠是誰?顧清用力咬破舌尖,刺痛和血腥讓她徹底清醒了過來,眼前的一切也明朗了。

  她快速掃了一下四周,一個破落房間,房間里除了一張桌子,兩把椅子,一個柜子,還有她現在睡的床再沒有其他家具。

  而她眼前一臉吃疼的女孩穿著紅衫,眼神中除了驚訝還有厭惡。

  看來這個阿珠并不喜歡她。

  “你剛剛是不是說顧將軍家被皇上滅門了?”顧清只覺得胸口一陣一陣的抽疼,抓著阿珠的手又收了幾分。

  “哎喲,疼,疼死我了,三小姐,你腦子撞傻了嗎?還不趕緊放手!”阿珠吱牙咧嘴的叫道,抬手就想一巴掌給顧清蓋過去。

  沒想到她的手才剛剛抬起,就被顧清狠狠抓住了。

  顧清眼中快速閃過一絲狠厲:“既然你叫我一聲三小姐,那就應該知道我是主,你是仆,一個小小的丫鬟竟敢對主人下手,不想活了嗎?”

  體內蘇緋色的記憶慢慢和她的記憶融合在了一起,對了,她想起來了,她現在是借尸還魂,而眼前的阿珠則是蘇緋色的貼身丫鬟,更確切的說,是這院中唯一的丫鬟。

  蘇緋色的生母本來也是丞相府的一個丫鬟,無意中被蘇德言寵幸,可惜命薄,生她的時候就難產死了。

  沒了娘的孩子像根草,從此蘇緋色便頂著丞相府三小姐的名頭,實際卻過著連丫鬟都不如的生活。

  連阿珠這種三等下人都算不上的丫鬟也敢對她動手,就知道她在丞相府的地位有多低了。

  “主?仆?三小姐,你這傻得也太厲害了吧?一個不受寵的小姐也敢自稱是主,這些年要不是我照顧你,你早死不知道哪里去了?!卑⒅橹钢櫱宓谋亲恿R道,罵完還覺得不解氣:“別人都是照顧二小姐和四小姐,不僅有銀子賞賜,在府中也說話也有力氣,哪像我,命苦伺候了你這個要死不死的主,天天在這破院浪費青春,你這個賤人,你怎么不干脆死了算了?!?br style="max-width: 100%;box-sizing: border-box;-webkit-tap-highlight-color: rgba(0, 0, 0, 0);word-wrap: break-word !important;">
  顧清哪里被丫鬟這么罵過,頓時怒火攻心,抬起手就想劈了阿珠,卻發現這具身體并沒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厲害。

  不僅是力氣還是速度都和前世的自己差遠了。

  這個事實讓她不得不認清,她現在已經不是那個在戰場上馳騁的顧清了。

  她現在是蘇緋色,蘇家三小姐,仇人的女兒。

  她要忍,不能再像以前那樣囂張了。

  否則以她現在的身份和力量,只怕還沒報仇就死了。

  沒錯,她要忘記她的身份,從今以后這世上不會再有顧清,有的只是蘇緋色。

  想到這里,蘇緋色干脆閉上眼睛任阿珠罵。

  罵有什么,總有一天她會將這一切都討回來,她要丞相府血流成河。

  阿珠見蘇緋色又變回了以前那個懦弱不敢反抗的三小姐,不禁心中冷笑,干脆越罵越大聲,引來不少看熱鬧的下人。

  阿珠教訓蘇緋色乃是下人們最愛看的一出好戲,而阿珠也最喜歡用這種方式讓自己在其他下人面前長臉。

  “嘖嘖,剛剛不是還挺能說的嗎?什么主?什么仆?”阿珠見看的人多了,更加囂張,直接用手戳著蘇緋色的額頭:“自己都自身難保了還問顧將軍家是不是被皇上滅門了,我告訴你,是,不僅滅門了,還一個個都是慘死,你在不識相點,我就跟那些死有余辜的顧家人一樣,聽到啊......”


第三章 割舌立威


  不等阿珠把話說完,蘇緋色已經猛地將她指著自己額頭的手扣住,目光凌厲,好似要殺人:“你說什么?再說一遍?!?br style="max-width: 100%;box-sizing: border-box;-webkit-tap-highlight-color: rgba(0, 0, 0, 0);word-wrap: break-word !important;">
  罵她,她可以忍,可是罵顧家死有余辜,她不能忍。

  顧家滿門忠烈,在戰場上拋頭顱,灑熱血,不知道死了多少英雄好漢,才換來宋國今日的安寧。

  如今慘遭昏君滅門,已是六月飛雪的大冤,一個小小的丫鬟竟然還敢說死有余辜,要她怎么忍?!

  “你......你干什么,你還想反了不成?”阿珠吃疼的瞪大眼睛,卻不敢叫。

  因為院外站著好多看熱鬧的下人,要是她在這時候向蘇緋色示弱,那她今后還怎么在丞相府里立足。

  “你剛剛說了什么,我讓你再說一遍?!碧K緋色的目光又冷了幾分,吐字緩慢,字字清楚滲人。

  這時,院外看熱鬧的下人已經交頭接耳起來了,他們只看過阿珠欺負蘇緋色,這還是第一次看到蘇緋色反抗,紛紛感到驚訝。

  而阿珠更是驚訝得不知所措,三小姐這是瘋了?

  “我就說三小姐怎么可能一直被阿珠欺負,總有一天會還手的?!?br style="max-width: 100%;box-sizing: border-box;-webkit-tap-highlight-color: rgba(0, 0, 0, 0);word-wrap: break-word !important;">
  “哎喲,丫鬟就是丫鬟,哪能和主子比?!?br style="max-width: 100%;box-sizing: border-box;-webkit-tap-highlight-color: rgba(0, 0, 0, 0);word-wrap: break-word !important;">
  院外的議論聲一字不漏的傳進阿珠的耳中,她頓時羞得滿臉通紅,干脆伸手就推了蘇緋色一把:“說就說,我說你就和那顧家一樣,死有余辜啊......”

  蘇緋色眼中的兇光大盛,扣住阿珠的手用力一扭,阿珠頓時慘叫了起來。

  這手被生生扭脫臼了。

  可蘇緋色還是不滿意的搖了搖頭,要不是這具身子長期營養不良,又沒有受過訓練,她剛剛那一下非捏碎阿珠的手腕不可。

  “身為丫鬟卻以下犯上,不僅沒好好履行丫鬟的職責,還對主人出言不遜,你說該當何罪?”蘇緋色從裝針線的盒子里拿出剪刀在阿珠眼前晃了晃,冷冷的說道。

  阿珠嚇得想要后退,可脫臼的手腕卻還被蘇緋色抓著,退不了,進不行,這......

  她驚恐的看著蘇緋色:“你......你想干什么?”

  “你說呢?”蘇緋色熟練的摸上阿珠的下巴,兩邊顎骨用力一捏。

  阿珠頓時像快渴死的魚般長大嘴巴,只能發出模糊不清的聲音,不知道是咒罵還是求饒。

  不過不管她咒罵還是求饒都沒用了,蘇緋色手中的剪刀一起一落,鮮紅的血液瞬間從阿珠的口中噴涌而出。

  再看她的嘴里,舌頭已經被齊齊割斷了。

  顧家的大仇她現在還不能報,可這種辱罵顧家的宵小之徒她還是收拾得了的。

  “啊啊啊啊......”阿珠疼得閉不上嘴巴,只能不停慘叫,任由口水混著鮮血流下。

  見到這樣的情景,本來站在院外想看熱鬧的下人紛紛倒吸了一口冷氣,慶幸自己只是在這看看,并沒過去參與,不然現在舌頭就保不住了。

  不過誰能想到,一直任由阿珠欺負,遇事只會哭的三小姐竟然變得如此彪悍,出手狠辣果決不說,就那看人的眼神,殺伐凌厲。

  別說是和她對上,就是被她輕輕這么掃一眼都覺得全身發顫。

  蘇緋色不理會眾人驚恐的目光,撿起阿珠被割掉的舌頭就丟去喂狗:“對主人出言不遜者,割舌,誰還想來試試?”

  “我......我們不敢,不敢?!痹和饪礋狒[的下人紛紛散開,再沒人管阿珠的死活。

  可丞相府畢竟是個人多口雜的地方,蘇緋色割阿珠舌頭喂狗的事情很快便傳得人盡皆知。

  沒一會,門外便傳來了一個中年女子的聲音:“三小姐,夫人請你過去一下?!?br style="max-width: 100%;box-sizing: border-box;-webkit-tap-highlight-color: rgba(0, 0, 0, 0);word-wrap: break-word !important;">
  這人嘴里雖說著請字,語氣里卻是滿滿的不屑。

  而她站在門口,絲毫沒有要進來的意思,恐怕是怕這院子破舊,臟了她的腳。

  蘇緋色目光掃去,憑著這具身體原來的記憶,她認出這是夫人的心腹之一,劉媽媽。

  蘇緋色冷笑,這劉媽媽仗著是夫人的心腹,以前沒少來這院子為非作歹,和阿珠一樣,都不是什么好東西。

  “劉媽媽,我身體不太舒服,請你幫我回了夫人,等我身體好了再去拜見?!?br style="max-width: 100%;box-sizing: border-box;-webkit-tap-highlight-color: rgba(0, 0, 0, 0);word-wrap: break-word !important;">
  她剛割了阿珠的舌頭,劉媽媽就來了,這用意實在太明顯。

  而她現在的身體的確不適合去見夫人,免得夫人抓著阿珠的事情大做文章對付她。

  有仆如此,夫人自然不會好到哪里去。

  “呵?!眲寢尷湫α艘幌?,似乎聽到了天大的笑話:“三小姐這是說笑呢?夫人有請豈有小姐回絕的道理?夫人說了,這事有關丞相府的體面問題,三小姐一定得去?!?br style="max-width: 100%;box-sizing: border-box;-webkit-tap-highlight-color: rgba(0, 0, 0, 0);word-wrap: break-word !important;">
  “一定?如果我偏不一定呢?”蘇緋色干脆給自己倒了杯茶,坐下慢慢的喝著。

  她知道這一趟她是逃不掉的,不過......劉媽媽想請動她,也是要付一點代價的。

  似乎沒想到蘇緋色竟然敢這么說,劉媽媽先是一愣,隨即猙獰的面目就露了出來:“那可就由不得三小姐你了,你今日去也得去,不去也得去,你要是不想自己乖乖走過去,我就讓下人把你拖過去?!?br style="max-width: 100%;box-sizing: border-box;-webkit-tap-highlight-color: rgba(0, 0, 0, 0);word-wrap: break-word !important;">
  “是嗎?那就勞煩劉媽媽了?!碧K緋色含笑著放下茶杯。

  “你......既然你那么不識趣,那就別怪我,來人啊,拖?!眲寢寶獾冒l抖。

  跟在她身后的下人們面面相視,這下人要拖主子?似乎有點說不過去啊。

  不過三小姐雖說是主子,在丞相府里卻無依無靠,劉媽媽代表的卻是夫人,這么想來,孰輕孰重一目了然。

  想到這里,幾個下人立刻朝蘇緋色撲去。

  蘇緋色眼中的冷光一閃,好你們這些勢利眼的狗東西,有你們好受的時候。

  她快速起身閃過下人抓來的手,又故意將衣角甩過去,不讓他們真的抓住自己,也不讓他們什么都抓不到。

  就這樣幾番拉扯下來,蘇緋色的頭發也散了,衣服也亂了,整個人看起來簡直狼狽不堪,別說是丞相府的三小姐,就是街上的叫花子也比她好些。

  差不多了,蘇緋色的嘴角突然勾起一抹不經意察覺的笑容,快速躲過幾個下人,轉身就跑出了院子。


第四章 夫人李氏

  

“哎哎哎,跑了跑了,快啊,追,一定要抓住她?!眲寢屢娞K緋色跑了,不禁心中大驚。

  這萬一跑出丞相府去,要她怎么和夫人交代?

  不過她根本不用擔心,因為蘇緋色就沒想過要離開丞相府。

  不僅如此,她還要乖乖的去見夫人。

  前廳里,一身橘紅裝扮的夫人李氏正坐在主位上。

  李氏的父親曾經輔佐過先帝,而蘇德言的丞相之位也是他一手提拔的,所以李氏在丞相府里的地位不容小覷。

  蘇緋色還是皇后時曾經在宮宴上見過李氏幾次。

  那時感覺李氏端莊賢惠,更是將丞相府上上下下打點得十分和諧。

  可如今融入了這具身體的記憶才知道,李氏雖然名聲在外,卻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。

  表面上和藹,對所有子女一視同仁,但實際是個非常有手段的女人,而這具身體未死前還甚至懷疑她母親并非難產死的,是被李氏害死的。

  蘇緋色哭喊著沖進前廳,對著李氏就是一跪:“大娘救命?!?br style="max-width: 100%;box-sizing: border-box;-webkit-tap-highlight-color: rgba(0, 0, 0, 0);word-wrap: break-word !important;">
  李氏本來想等蘇緋色過來便好好的教訓她一頓,沒想到看到的卻是這樣的情景,不禁一愣,迅速換上關切的表情:“這是怎么了?堂堂丞相府三小姐怎么搞成了這個樣子?”

  “大娘,緋色身子不舒服,不敢來叨擾您,怕您擔心,沒想到劉媽媽她......她......”蘇緋色埋頭又是一陣痛哭。

  這話一出,李氏的臉色立刻變得有些難看。

  所謂的身體不舒服,不就是把頭給撞傷了,而蘇緋色之所以會撞傷頭昏迷,罪魁禍首正是她的寶貝小女兒,蘇靜甜。

  這本來是小孩子之間的打鬧,她完全可以睜一只眼閉一只眼,反正被欺負的又不是她女兒。

  可如今蘇緋色把話捅到她這里來了,而她又有賢名在外,處理得不好......

  想到這里,李氏不禁皺眉,怒視著劉媽媽問道:“這是怎么回事?”

  “這......這......”劉媽媽有些慌了。

  明明是蘇緋色挑釁在先,她真沒想到蘇緋色竟然會惡人先告狀。

  現在蘇緋色一身狼狽,反倒是她帶著幾個下人兇神惡煞,這真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。

  蘇緋色垂著頭,嘴角鄙夷的笑容一閃即逝:“大娘,我知道我命賤,不是您親生的,可我好歹也是爹的親生女兒,是丞相府的三小姐,如今被下人欺負成這樣,這事要是傳出去,我自己的名聲是小,壞了您和丞相府的名聲,那我可就萬死不辭了啊?!?br style="max-width: 100%;box-sizing: border-box;-webkit-tap-highlight-color: rgba(0, 0, 0, 0);word-wrap: break-word !important;">
  李氏的身子僵了僵,她最賢的就是公平,對所有子女一視同仁。

  因為這個,皇上還曾經在宮宴上夸過她,如今怎么能讓蘇緋色把這個賢名給毀了。

  她趕緊起身把蘇緋色扶了起來,摟進懷中,柔聲道:“你說的這是哪門子的話,你雖然不是我親生的,卻是我看著長大的,我早就把你當成自己的孩子看待了,怎么會讓你被下人欺負呢?今日之事是劉媽媽的錯,來人啊,把劉媽媽拖下去家法處置?!?br style="max-width: 100%;box-sizing: border-box;-webkit-tap-highlight-color: rgba(0, 0, 0, 0);word-wrap: break-word !important;">
  “夫人,夫人......”劉媽媽驚恐的想要求饒,卻不知道應該怎么開口。

  她跟了李氏那么多年,自然知道李氏處理事情的方式,縱然內心有所偏袒,可表面總是要做好的。

  看著劉媽媽一臉不甘的被下人拖走,蘇緋色不禁心中冷笑。

  她上輩子在皇宮里摸爬滾打了那么多年,什么沒學會,這見人說人話,見鬼說鬼話她可是見了不少。

  剛剛李氏那番話就沒幾個字是真心的,不過她達到目的就好,真不真心和她有什么關系。

  她要讓這丞相府的所有人知道,她不再是那個可以任人欺負的主了。

  李氏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燈,蘇緋色逼著她不得不罰了自己的心腹,她看在眼里,疼在心里,這個仇總是要報的。

  見這事也終于告一段落,李氏松開蘇緋色,重新又坐回了主位:“不知道我這樣處理緋色滿意嗎?”

  以她現在的身份,能說不滿意嗎?

  蘇緋色將眼角的淚水擦干:“謝謝大娘?!?br style="max-width: 100%;box-sizing: border-box;-webkit-tap-highlight-color: rgba(0, 0, 0, 0);word-wrap: break-word !important;">
  “哎,這本來就是大娘應該做的,讓你受委屈了?!崩钍先岷偷恼f道,話音一轉,臉上立刻露出了為難的神色:“說來大娘也有一段時間沒看到你了,今日叫你來是聽說你割了阿珠的舌頭,這國有國法,家有家規,即使你是丞相府的三小姐也不能濫用私刑啊?!?br style="max-width: 100%;box-sizing: border-box;-webkit-tap-highlight-color: rgba(0, 0, 0, 0);word-wrap: break-word !important;">
  說罷,邊看了一眼凄凄慘慘跪在地上的阿珠。

  蘇緋色早知道李氏不會那么容易就放過她,冷冷一笑:“阿珠口出狂言,以下犯上,大娘剛剛也說了,國有國法,家有家規,緋色要是再不出手整治豈不是讓人笑話我們丞相府不會管教下人?!?br style="max-width: 100%;box-sizing: border-box;-webkit-tap-highlight-color: rgba(0, 0, 0, 0);word-wrap: break-word !important;">
  李氏將蘇緋色的冷笑看在眼中,眉頭一皺,目光卻轉向了阿珠:“這么說你是罪有應得?”

  阿珠如今說不了話,只好拼命搖頭,還不時的用手在地上比劃著什么。

  “來人,拿筆墨來?!崩钍纤坪趺靼装⒅橄胝f什么。

  筆墨?阿珠竟然識字,這是她沒想到的。

  蘇緋色心中一轉:“不用如此麻煩,我有證人?!?br style="max-width: 100%;box-sizing: border-box;-webkit-tap-highlight-color: rgba(0, 0, 0, 0);word-wrap: break-word !important;">
  “證人?”李氏開口問道。

  “恩?!碧K緋色掃了一眼四周:“她,她,還有她?!?br style="max-width: 100%;box-sizing: border-box;-webkit-tap-highlight-color: rgba(0, 0, 0, 0);word-wrap: break-word !important;">
  愛看熱鬧的人看完了她院子里那么精彩的一出,怎么舍得不看前廳這一出。

  所以蘇緋色料準了那些下人也在。

  很快,被她點中的三個人就走到了李氏面前:“見過夫人?!?br style="max-width: 100%;box-sizing: border-box;-webkit-tap-highlight-color: rgba(0, 0, 0, 0);word-wrap: break-word !important;">
  既然有了證人,李氏肯定要循例問一問:“既然三小姐說你們是證人,那你們就把今天看到的事情都說出來吧?!?br style="max-width: 100%;box-sizing: border-box;-webkit-tap-highlight-color: rgba(0, 0, 0, 0);word-wrap: break-word !important;">
  “我......”第一個被點中的丫鬟站了出來。

  只見跪在一旁的阿珠正拼命朝她使著眼色,比起三小姐,阿珠與她肯定比較要好,可是......

  她忍不住又看了一眼蘇緋色,這一看,立刻被蘇緋色眼中的凌厲嚇垂了頭。

  見丫鬟吞吞吐吐說不出個所以然來,蘇緋色將嘴角一勾:“不用怕,有夫人在這給你做主,你只需照實說就行了,說謊的自有家法處置?!?/p>


第五章 安插眼線


  蘇緋色故意加重了家法處置這四個字,聽得三個丫鬟全是一抖,巴不得爭先恐后的來說。

  “夫人明鑒,今日我親眼看到阿珠辱罵三小姐,不僅如此,她還想打三小姐?!?br style="max-width: 100%;box-sizing: border-box;-webkit-tap-highlight-color: rgba(0, 0, 0, 0);word-wrap: break-word !important;">
  “對對對,就是這樣,阿珠平日里就仗著三小姐性子好,根本沒把三小姐當主子看,打罵都是經常的事?!?br style="max-width: 100%;box-sizing: border-box;-webkit-tap-highlight-color: rgba(0, 0, 0, 0);word-wrap: break-word !important;">
  “我......”話都被前面兩個丫鬟說了,第三個丫鬟反而不知道說什么好,可不說點什么,又怕得罪三小姐,這......

  現在的三小姐和以前可不一樣了,萬一得罪了她,割舌恐怕還是小事。

  想到蘇緋色今天殺伐果決的樣子,她就忍不住顫了一下:“其實阿珠欺負三小姐也不是一天兩天了,可三小姐從來沒有還手過,今日實在是......實在是阿珠太過分了,她不僅辱罵三小姐,還辱罵夫人,三小姐見不得夫人受辱才出手割舌的?!?br style="max-width: 100%;box-sizing: border-box;-webkit-tap-highlight-color: rgba(0, 0, 0, 0);word-wrap: break-word !important;">
  這話一出口,連蘇緋色都愣了愣。

  好一個伶牙俐齒,顛倒是非的丫鬟,為了討好她,竟然連李氏都搬出來了。

  她這話一出口,阿珠想不死都難。

  連一個小小的丫鬟都這樣,看來丞相府真是個決不能掉以輕心的地方。

  不過她也算是看明白了,只有夠實力,夠狠的人才能在這丞相府里站住腳。

  三個丫鬟最終把該說的不該說的都說了,而阿珠早已心如死灰。

  事到如今,黑都變成白了,她還能說什么?

  “來人啊,把阿珠拖下去重打五十大板,逐出丞相府?!崩钍洗笫忠粨],這才一臉心疼的朝蘇緋色看去:“沒想到你平時受了那么多委屈,怎么不來和大娘說???”

  “大娘打理整個丞相府已經非常辛苦了,這點小事緋色怎么好意思來勞煩您?!碧K緋色垂著眉說道。

  李氏心疼下的厭惡她看得清清楚楚,只是你裝我也裝罷了。

  “是大娘失職了,以后再有這樣的事情盡管來找大娘,大娘給你做主,只是如今阿珠被罰了,你身邊也沒有個可以使喚的人,不如就讓大娘替你安排吧?!崩钍想p眼微微瞇起,笑得一臉慈愛。

  安排?怕是想在她身邊安個眼線吧。

  想必是她今日的舉動引起了李氏的注意,也對,一向懦弱的三小姐突然出手割了心腹丫鬟的舌頭,李氏不是傻子。

  她也不是,可她不能拒絕。

  蘇緋色故作欣喜:“那就謝謝大娘了?!?br style="max-width: 100%;box-sizing: border-box;-webkit-tap-highlight-color: rgba(0, 0, 0, 0);word-wrap: break-word !important;">
  “恩,今日你也累了,就回去休息吧,一會我就讓人過去?!崩钍闲χK緋色擺了擺手,不愿再與她多說。

  “是,那緋色就先回去了?!碧K緋色行了個禮。

  見蘇緋色離開,李氏身旁的林媽媽立刻上前:“夫人,這三小姐和往日不太一樣,似乎張狂了許多,您今日這么處理,只怕要長了她的氣焰啊?!?br style="max-width: 100%;box-sizing: border-box;-webkit-tap-highlight-color: rgba(0, 0, 0, 0);word-wrap: break-word !important;">
  “她今天直接把事情擺在我眼前,還句句委屈,句句在理,我能怎么處理?不過這丫頭如此囂張,是該敲打敲打了?!崩钍系恼Z氣平淡,目光卻尖銳得很:“都怪我當年一時心軟,沒把她和她娘一起殺了,本以為她只是個沒用的女娃,留不留都一樣,不曾想卻留下了個禍害?!?br style="max-width: 100%;box-sizing: border-box;-webkit-tap-highlight-color: rgba(0, 0, 0, 0);word-wrap: break-word !important;">
  林媽媽目光一轉:“夫人是想再下一次手?”

  李氏搖了搖頭:“不,還不著急,她默默無聞了那么多年,如今突然轉性,我倒想看看她能玩出什么花樣來?!?br style="max-width: 100%;box-sizing: border-box;-webkit-tap-highlight-color: rgba(0, 0, 0, 0);word-wrap: break-word !important;">
  “那......夫人的意思是?”

  “剛剛不是說安排人給她嗎,那就讓嫣兒去看著她,嫣兒是你女兒,我放心,記住,事無巨細都要回報,一旦發現有任何不軌,立刻送她上黃泉?!崩钍险f罷,又突然好似想起了什么:“對了,明日我要帶三位小姐去敬憫寺賞花,你順便讓嫣兒傳話,讓她一起來?!?br style="max-width: 100%;box-sizing: border-box;-webkit-tap-highlight-color: rgba(0, 0, 0, 0);word-wrap: break-word !important;">
  “是?!?br style="max-width: 100%;box-sizing: border-box;-webkit-tap-highlight-color: rgba(0, 0, 0, 0);word-wrap: break-word !important;">
  第二天,蘇緋色本以為阿珠死了,她可以暫時清靜清靜,至少睡個好覺。

  沒想到一大早就來了新的丫鬟:“嫣兒見過三小姐?!?br style="max-width: 100%;box-sizing: border-box;-webkit-tap-highlight-color: rgba(0, 0, 0, 0);word-wrap: break-word !important;">
  蘇緋色睜開眼打量著眼前的人,這眉眼......怎么似乎在哪里見過?

  “你是?”蘇緋色實在想不起她是誰,只好問道。

  “我是夫人新派來的伺候你的丫鬟,也是林媽媽的女兒?!辨虄何×税⒅榈慕逃?,對蘇緋色恭敬了許多。

  可蘇緋色看得出,她這只是表面恭敬,語氣中還是滿滿的不屑。

  原來是林媽媽的女兒,難怪她覺得眼熟。

  林媽媽和劉媽媽是李氏最得力的兩個心腹,如今劉媽媽被罰了,李氏就將林媽媽的女兒安排在她身邊。

  這用意,恐怕連傻子都懂。

  蘇緋色莞爾一笑:“既然是大娘安排的,那我今后的起居就拜托你了?!?br style="max-width: 100%;box-sizing: border-box;-webkit-tap-highlight-color: rgba(0, 0, 0, 0);word-wrap: break-word !important;">
  “三小姐嚴重了,夫人和其他三位小姐今日要去敬憫寺賞花,夫人請你也一起去,我這就幫你梳妝?!辨虄阂娞K緋色的態度不差,不禁松了口氣。

  賞花?這種好事向來沒有她的份,這次李氏刻意叫上她,恐怕是鴻門宴。

  “知道了?!碧K緋色乖巧的走到銅鏡前坐下。

  嫣兒趕緊上前幫她梳頭,還不忘假惺惺的贊一句:“三小姐的頭發真黑真好看?!?br style="max-width: 100%;box-sizing: border-box;-webkit-tap-highlight-color: rgba(0, 0, 0, 0);word-wrap: break-word !important;">
  “是嗎?”既然嫣兒想和她套近乎,那她不如就陪她說說:“我這頭發哪能和大姐的比?!?br style="max-width: 100%;box-sizing: border-box;-webkit-tap-highlight-color: rgba(0, 0, 0, 0);word-wrap: break-word !important;">
  “那是,大小姐如今都快成皇后了,要不是......”嫣兒猛地發現自己失言,趕緊閉嘴。

  蘇靜柔要成皇后了?

  她才剛死,他們就那么迫不及待嗎?

  蘇緋色只覺得全身都被怒火燃燒著,恨不得現在就沖進宮去殺了這對狗男女。

  可她知道她要忍。

  她曾經幫宋凌俢殺過許多人,所以知道一個刺客,一個好的殺人利器,最重要的一點就是隱忍,等待時機。

  于是她不怒反笑:“要不是什么?”

  這種小道消息,恐怕也只有像嫣兒這種“自己人”才會知道,如今她有這個機會,何不好好利用。

  “我這也是聽說來的,三小姐聽聽就算了,千萬別說出去?!辨虄翰环判牡亩诘?。

  “你這丫頭,那是我大姐,我還能害她不成?”


微信篇幅有限,

更多精彩內容請點擊下方【閱讀原文

↓↓↓↓↓

吉乐棋牌二八杠 星星武汉麻将官方版 股票分析论坛 通化大嘴手机官网 股票微信群推荐 开元棋牌官方下载 股票开盘什么意思 快乐扑克3开奖山东 北京11选五前三组 测试今天打麻将运气 股票趋势与技术分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