男人為什么喜歡抱著女人睡覺?很多人都不知道!

每晚聽經典老歌2020-05-10 07:36:50

?
?

第1章 原來是陸太太

?
?

  這不是姜淑桐第一次收到這種視頻。

  一男一女在酒店的陽臺上,女子口中的呻吟淺細而勾人,男子在她的身后兇猛頂入。

  女人好像是最近挺火的名模言希,男人么,是姜淑桐的丈夫——陸之謙。

  “砰”地一聲,門開了,陸之謙走了進來,姜淑桐的視頻還沒關。

  陸之謙瞄了一眼,就知道視頻的內容了,他唇角冷冷地挑起一抹笑,“怎么?嫉妒了?”

  姜淑桐懶懶地坐在沙發上,“陸大公子自來生活不檢點,我早就習以為常,嫉妒——”她“呵呵”一笑。

  陸之謙“啪”地把手里的東西摔到了茶幾上,把姜淑桐壓倒在身下,陰狠的臉和姜淑桐相聚不過五公分。

  兩個人對視五秒,姜淑桐眼中淡然而冷漠的光惹怒了他。

  他忽地撕開了姜淑桐的短裙,要摸向姜淑桐大腿根部的手,卻開始哆嗦,懸停在了半空中。

  “姜淑桐,你的第一個男人到底是誰?”陸之謙陰冷而沙啞的聲音傳來。

  “半年前我就告訴過你,不知道,或者,我不記得?!苯缤┑难酃饷橄騽e處,對自己早就不是處女這件事情,姜淑桐破罐破摔。

  兩個人領證以后,曾經去做過一次婚前檢查——姜淑桐不是處女。

  她不知道婚前檢查還要檢查這個,醫生理所當然地認為她把第一次給了站在她身后的陸之謙,只有陸之謙一個人,如同當頭一棒。

  自此,陸之謙患上了性冷淡,只對姜淑桐的性冷淡,對外面的女人,他熱情得很。

  一碰到姜淑桐,就會想到曾經有一個男人,看遍了姜淑桐的全身,在她身上貫穿,頂入,和她如膠似漆,你儂我儂,這種想象簡直要逼瘋了他,結婚半年,他從未要過姜淑桐。

  “今天晚上我要宴請‘明城’集團的顧明城顧總,拿下他的分包合同,該怎么做,不用我提醒你?!标懼t冷冷地對著姜淑桐說道。

  “知道,真恩愛不會,假恩愛誰還不會秀?!苯缤┻@種置身之外的態度讓陸之謙著惱,不過,他沒再說什么。

  晚上七點,明光樓包間。

  陸之謙是從公司走的,比姜淑桐早到了十來分鐘。

  當姜淑桐急匆匆地趕到包間的時候,便看到一個人的背影。

  偌大的包間里,只有陸之謙和這位顧總。

  剛才陸之謙和顧總的談判并不順利,甚至一度陷入了僵局,顧明城并不認為把分包的工作交給陸之謙是明智的選擇。

  看到姜淑桐,陸之謙歪頭,他向來喜歡在旁人面前秀恩愛,“我太太來了,姜淑桐?!?/p>

  這位顧總才回頭,看到了姜淑桐。

  他一件黑色的襯衣,解開了上面的一顆紐扣,閑散而不羈,目光落拓,手把玩著放在桌子上的打火機,“原來是陸太太?!?/p>

  姜淑桐有些發愣,在此之前,她并未見過顧總,這句“原來”從何而來?

  姜淑桐遲到,自罰一杯,因為看出了陸之謙和顧明城之間的尷尬,所以,她還要敬顧明城一杯。

  顧明城輕輕側頭,仰起來看旁邊的姜淑桐,勾唇淺笑,“陸太太要親自敬我?”

  “不喝么?”

  顧明城拿起了手邊的杯子,整杯的紅酒下肚。

  這個項目就這樣成了。

  陸之謙并沒有因為姜淑桐的幫忙,而有絲毫的感恩戴德。

  回去的車上,他一口一個“蕩婦”地說姜淑桐,姜淑桐有些聽不下去,側過頭去看向窗外。

  “顧明城是什么人,殺伐決斷的商場精英,五天之內連著收購六家公司不停手,眼睛銳利到屬下根本不敢在他面前有半句謊言,你去之前,我幾乎都不抱希望了,可你一去了,情況刷地就變了?!标懼t的口氣病沒有絲毫的緩和。

  “既然是這樣一個人,美人計肯定也見過不少,和他上床的估計也不少吧,他能夠給你這個項目——”姜淑桐目光看向車窗外面,剛才給顧總敬酒,不過看到兩個人氣氛有些僵,想緩和一下氣氛,她繼續悠悠地說,“肯定有別的原因,更何況,我什么也沒做?!?/p>

  陸之謙也不明白,側頭打量了旁邊的姜淑桐一眼。

  巴掌大的圓潤小臉,睫毛很長,眼睛很大,挺翹的鼻子,她身材纖細,怎么看都是天生尤物,如果不是因為那次婚前檢查,陸之謙會夜夜要到她告饒。

  而顧明城,也是個男人。

  可顧明城在酒桌上突然的轉變,陸之謙還是不大明白。


?
?

第2章 這可是勾引別人的老婆

?
?

  姜淑桐不工作,一畢業就嫁給了陸之謙,今天去商場逛街的時候,有一個女人出現在洗手間的鏡子旁邊。

  是言希。

  她的手張開,“是陸太太吧,那天的視頻是我發給你的,我手上的戒指,是陸少戴在我手上的!”

  她亮了亮手里的戒指,克拉大到讓姜淑桐都有些嫉妒,她回,“我也想離哪,這半年當中像你這樣找我的女人多到讓我頭疼,可陸之謙不離,離婚我提了很多很多次,他外面的女人也換了很多,可他就是不離婚。能不能求你讓他跟我離婚呢?”

  這種套路,言希沒見過,姜淑桐已經驕傲地轉身。

  晚上她和陸之謙提出了“要離婚”的事情,陸之謙一下子把手里的杯子扔在了地上,“看上哪個野男人了,???想和我離婚!門兒都沒有,我就是要萬花叢中過,你不是覺得寂寞嗎,寂寞你也出去找男人??!”

  他一把把姜淑桐推在了墻上,撞得姜淑桐的背生疼,兩天一小吵,三天一大吵,這樣的日子,她真的過夠了,更何況,她過得還是守活寡的日子。

  “是看上那個顧明城了嗎?覺得他比你老公有錢,長得比你老公帥?我告訴你,你就算脫光了躺在他的床上,他也不會要你的,爛貨!去找你的野男人?!彼妻缤?。

  姜淑桐覺得眼里的眼淚早就干涸,這是第一次,陸之謙罵她“爛貨”,罵得她如此不堪,難以承受。

  半年前,畢業前夕,母親病重,她借酒消愁,喝到酩酊大醉,倉促之中,她拉住了大街上的一個男人。

  “你喝醉了?!蹦腥孙A著眉頭說道。

  姜淑桐雙手攀住男人的脖子,支撐就要倒下去的自己,眼神迷離,“我才沒喝醉,我心煩,陪我?!?/p>

  喝醉的女人最迷人,更何況是姜淑桐這樣的性感尤物,她眼神迷離,臉色緋紅,帶著醉醺醺的性感。

  她攀住男人脖子的手,任男人怎么掰都掰不開。

  男人沉默片刻,橫抱起姜淑桐去了酒店。

  即使姜淑桐忘了那個男人的模樣,可是她也忘不了那場翻云覆雨。

  關了燈,她看不見男人的樣子,不過她記得男人戴了一塊夜光表,在黑夜里,真的很漂亮,上面還有一排的英文字母,非常特別,這塊表應該很貴,至少在她見過的夜光表中,沒見過這種整個表盤都亮起來的,小到一個字母都清晰如白晝。

  半夜,姜淑桐酒醒,她捶打著自己的腦袋,后悔萬分。

  她凌亂地穿上衣服,悄悄地走了出去。

  那是迄今為止她的第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,想起來就臉紅心跳。

  因為這一夜,成了她人生中的污點,成了“爛貨”,在陸之謙的眼里,十惡不赦,恨不得把她沉潭才能解恨。

  姜淑桐愣愣地看著陸之謙,他再也不是不遺余力追她的那個男人了,她火速拉開門跑了出去,到了樓下,黑燈瞎火中,看到一個男人的車停著,他靠在車邊上抽煙。

  和陸之謙吵成這樣,姜淑桐失了理智,都沒有看清對方是誰,就急促地跑到了男人的面前,攀住了男人的脖子,眼淚汪汪地乞求,“帶我走!”

  “帶你走?這可是勾引別人的老婆?!甭曇魷喓?,低沉有磁性,還帶著些許的玩味。

  姜淑桐黑色的瞳孔放大,仔細看了看這個男人,她有些不安,因為這個男人是——顧明城。

  她并不覺得和丈夫的甲方有這種舉動是多么明智的事情,可現在,她已經騎虎難下,她的聲音帶著明顯的哭腔,“帶我走,求求你,帶我離開這個家?!?/p>

  姜淑桐的家是二層別墅,樓上又傳來了摔盆子摔碗的聲音,她哆嗦了一下,更往顧明城懷里湊了湊,他強大的男子氣息進入姜淑桐的鼻息,讓她有些暈眩。

  顧明城抬眼看了看二樓,把手邊的煙蒂扔掉,說了句,“走吧!”

  姜淑桐倉促上車,她不知道他要帶她去哪,今夜只要離開這里就好。


?
?

第3章 向來喜歡攀男人的脖子

?
?

  “吵架了?”顧明城的聲音從旁邊傳來。

  姜淑桐點了點頭,眼睛看向窗外,陸之謙那一句“爛貨”還在她的心里回響,她性情純良,從未濫交過男人,這句罵詞,對她來說,有著不能承受之重。

  眼淚落了下來,到現在她才發現,她身上穿著睡衣,頭發蓬亂,腳上穿著拖鞋,衣冠不整。

  “陸太太向來喜歡攀男人的脖子嗎?”良久以后,顧明城問道。

  “嗯?”姜淑桐不明就里。

  “沒什么?!?/p>

  姜淑桐沒在意。

  顧明城在一棟高檔公寓前把車停下,讓姜淑桐下車。

  對今天發生的事情,姜淑桐越來越后悔,因為顧明城如一團迷霧一樣,姜淑桐不知道他的過去,不知道他的為人,她覺得,跟著這個男人來,真的是太危險了。

  他不過是她只見過一次的男人。

  進了一棟裝修豪華的房子,顧明城開了門,把西裝脫在了沙發上。

  姜淑桐四處打量,這應該是一套沒有人住過的房子,因為地面光潔如新,很多的家具都用白布蒙著,好像很久沒有人住過了。

  顧明城轉頭對著姜淑桐說了一句,“愣著干嘛?去洗澡?!?/p>

  洗澡?姜淑桐低著頭,細細琢磨這兩個字的含義,這里是顧明城養女人的外室嗎?

  姜淑桐咬了咬牙,今天是她自己撞到槍口上的,她一副迫不及待的樣子,讓顧明城帶她走,是她不知廉恥地上了他的車,而那天,她不經意的舉動,在陸之謙的眼里變成了“勾引顧明城”,陸之謙能這么想,想必顧明城也是吧。

  男人嘛,既然有女人自投羅網,他們自然樂意收著。

  她咬了咬牙,進了洗手間。

  而她也想讓陸之謙看看,他不要,肯要她的人很多。

  再出來的時候,她身上只裹著一條浴巾,黑色的直發在滴水,身上還有一些未擦干凈的水珠滾落。

  不是陸之謙說的,讓她出來找野男人嗎,那她豁出去了,而且這個男人還是陸之謙的甲方,是不是只要和顧明城上了床,那是否和陸之謙合作,就是她說了算?

  顧明城坐在沙發上,正在抽煙,審視著她。

  姜淑桐扯掉了身上的浴巾,凹凸有致的赤裸身材,白嫩光潔,胸部高挺,腰很細,臀很翹。

  “陸太太這是什么意思?”顧明城問道,平淡的聲音,仿佛根本沒有受到姜淑桐的蠱惑。

  “不要嗎?”姜淑桐終于抬起頭來,“顧先生把我帶到這里來,不就是這個意思嗎?”

  否則,完全可以把她送去酒店,一個人離開的。

  顧明城唇角微微勾了起來,他把煙蒂熄滅在煙灰缸里,站了起來,開始一顆一顆地解自己的襯衣紐扣,一步一步地朝著姜淑桐走了過來。

  姜淑桐的心緊張到要死,砰砰地跳著,她本能地要后退的,可是一想,后退,這不是她現在該有的姿勢。

  顧明城把自己的上衣脫了下來,露出他精健的胸膛和腰腹。

  就在姜淑桐呆呆地看他的時候,這件上衣,披在了姜淑桐的身上,帶著他溫熱的體溫,他把衣服給姜淑桐裹了裹,說了一句,“好女孩,要懂得自重!去睡覺,鑰匙在桌子上?!?/p>

  姜淑桐呆呆地看著他,自從她嫁給陸之謙,已經很久很久沒有人叫過她“女孩”了。

  她赤身裸體的樣子,陸之謙都沒有看過,她的臉龐慢慢地變了緋紅,眼前的這個男人,真的讓人捉摸不透。

  在顧明城的指引下,她走進了臥室,臨關門以前,顧明城的聲音傳來,“我今天去陸家是給陸之謙送合同,在樓下抽了一根煙,還有,這套房子我不住,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。衣櫥里有女人的衣服?!?/p>

  果然是她圈養女人的地方。

  接著,傳來了大門被闔上的聲音,滿室的寂靜,他大概走了,可是,他不是沒穿上衣嗎?怎么走的?


吉乐棋牌二八杠 pk10五码一把中的方法 安徽快3app在哪里下载 ag捕鱼王输了太多钱了 四川麻将胡牌公式有 辽宁11选5一定牛 正版资料精准七尾中特 安凯客车股票股吧 微信团队赚钱是真的吗 百度哈尔滨麻将 股票开盘收盘时间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