視聽 | “文革”后的流行音樂榜,哪幾首榜上有名?

愛音樂的蝸牛2020-04-11 15:54:04


鄧麗君在金門望廈門的照片

文 | 楊浪

摘自《老歌的發現》,山西人民出版社2015年

本文已獲出版社授權



1978年以后,“文革”結束,思想松動。云南因為地處邊疆,一些有走私嫌疑的物件從緬甸方向流進了內地,其中就包括早已紅遍港臺的鄧麗君。此時,內地電影音樂中的抒情歌曲也成了一時之盛。流風所及,“鄧麗君們”也在民間迅速蔓延。


正此時,1980年初,中央人民廣播電臺文藝部和《歌曲》雜志社舉辦了一個“聽眾喜愛的廣播歌曲評選”活動,活動規定以群眾投票的方式評選15首聽眾喜愛的歌曲。這個活動的投票時間為1月3日到24日,結果一下子收到25萬封來信,編輯部看不過來,把警衛電臺的戰士也調過來幫忙。2月份,根據票選的歌曲揭曉,清一色的是纏綿溫柔的抒情歌曲。那個時候,“流行音樂”還是一個禁用詞,但這無疑是一個當時的流行音樂榜。這個榜單有必要把它留下來:


1.《祝酒歌》

2.《妹妹找哥淚花流》

3.《我們的生活充滿陽光》

4.《再見吧媽媽》

5.《泉水叮咚響》

6.《邊疆的泉水清又清》

7.《心上人啊,快給我力量》

8.《大海一樣的深情》

9.《青春啊青春》

10.《潔白的羽毛寄深情》

11.《太陽島上》

12.《絨花13.《我們的明天比蜜甜》

14.《浪花里飛出歡樂的歌》

15.《永遠和你在一起》

16.《周總理你在哪里》

17.《紅杉樹》

18.《西沙,我可愛的家鄉》

19.《草原之夜》

20.《太陽最紅毛主席最親》



這個榜單在當時引起了熱烈的反響。在榜單的統計和確認中,評委中發生了對《太陽最紅毛主席最親》是否適宜排在最后的爭論。


榜單中,主宰了群眾生活30年的那些剛勁有力、慷慨激昂的進行曲、組曲、合唱曲無一入選。這個結果,連那些剛剛被“解放”出來的老同志都坐不住了。當時的文藝界有一場影響不小的爭論。


思想新銳如《中國青年報》也曾發表文章批評李谷一演唱的《鄉戀》。這篇文章也在各個層面引起了熱烈的反響和討論。當年4月23日,131名在北京參加匯演的歌手公開發表了一個《高唱革命歌曲的倡議書》,《倡議書》中說道:“特別值得注意的是,外來的某些不健康的流行歌曲在某些人民中間傳播,他(它)同我國人民的革命精神是格格不入的,作為受黨長期培養的文藝工作者,人民的歌手,我們要積極行動起來,用革命的、前進的、健康的歌聲抵制那些靡靡之音?!薄懊颐摇闭?,當時讓人能夠確認想到的,當然是鄧麗君。緊跟著,解放軍總政治部就發文向全軍推廣12首革命歌曲。


這個事兒在今天看來早已經不那么糾結和對立。音樂這個東西,本來就是一種情懷的抒發,以自然、豐富多元化的好,形式上更不必那么揚此抑彼,優秀的抒情音樂與充滿“戰斗”性的音樂都是歌唱者一種真實情緒的表達,也是人類音樂殿堂的組成部分。


說回來,我在部隊教歌。


總政這12首歌曲的曲目是:


《向國防現代化進軍》《戰士的回答》《四化建設是鮮花》《我當上解放軍》《人民是靠山》《走上打靶場》《殺敵立功歌》《我愛我的稱呼美》《戰友之歌》《連隊的歌聲》《像雷鋒那樣》和《跟著共產黨走》。


音樂記憶是一個篩子,你一輩子唱過的歌絕大多數被遺忘了,也有一些歌曲會頑強地留在腦海里。三十多年過去,如今那12首歌里的一些旋律依然會在腦海里沉淀:“我當上解放軍,穿上綠軍裝,我走進革命隊伍,扛起革命槍”(《我當上解放軍》),“走上打靶場高唱打靶歌,豪情壯志震山河”(《走上打靶場》),“戰友戰友親如兄弟,革命把我們連接在一起,你來自邊疆,我來自內地,我們都是人民的子弟”(《戰友之歌》),“我愛領章紅,日夜放光輝,我愛軍裝綠,染得山河翠”(《我愛我的稱呼美》)。


為什么會記得這幾支歌呢?這有點像在記憶的篩子里摘谷粒:細致而又真實?!段耶斏辖夥跑姟?,那是在新兵連要分配之前教的,訓練了幾個月的新兵蛋子們就要奔赴連隊,唱起來臉紅脖子粗的,感同身受,興奮異常?!稇鹩阎琛?,除了好聽,還是12支推薦歌里唯一一首昆明軍區的創作,它的作曲杜興成原來在貴州軍區第二通信總站當干事,后來調到八一廠做專業作曲。


前幾年一次吃飯碰到,我脫口而出唱了第一段,把個老杜好一番感動?!段覑畚业姆Q呼美》,說來像一個段子:我去一個連隊教歌,副指導員是個“老醯兒”(山西人),文化活動是副指導員管著,所以配合我教唱很是努力,主動給學得慢的戰士們示范。但我聽著總想發笑,用他的山西話反復地唱“我愛我的稱呼美”,怎么聽著都像“我愛我的情婦美”。那個時候,鄧麗君的“靡靡之音”在城市兵多的連隊或許有一點,不過已經被我“掀起大唱革命歌曲的熱潮”掩蓋住了。副指導員的鄉音,雖然不屬“靡靡”,卻使我把那歌記住了。


那一批12首歌里最難教也最難唱的是那首《跟著共產黨走》,小調進行曲,十分“洋范兒”,可是唱著不順嘴兒,第一句“你是燈塔”聽著總像“你是等她”,這歌的旋律唱著坑坑洼洼的,在12首歌里大概是被唱得最少的。后來才知道這首歌是史上解放區的音樂人寫的,好像在證明音樂審美的時代特征。


教完歌不久,1980年底,我從部隊被“借調”到《中國青年報》工作,1981年2月參與報社文藝部的一個“大活兒”就是組織“新秀音樂會”。當時老編輯狄沙帶著我聯系歌手,在李谷一老師家里很是費了一番口舌。因為前一年的《中國青年報》上發表過兩篇文章,對李谷一演唱的《鄉戀》提出尖銳批評,轉身又來請人家出場,這當然是一件自己跟自己轉筋的事兒。


不過這趟邀請也是其來有因。80年代初期的《中國青年報》有著濃郁的“民主”氛圍,正在批判“靡靡之音”的輿論聲中,因為“負有正確引導青年的責任”,編輯部本來也準備在一版顯著位置發表兩篇批評《鄉戀》的文章,沒想到在發表前引起了編輯部內的激烈爭論,一些年輕編輯強烈反對刊登,理由是“李谷一是優秀青年歌手,唱的也好”,“青年和群眾喜歡,沒有什么不健康”。但當時報社領導持相反意見,這種意見對立,導致開了一次社領導與青年編輯的對話,會上大家唇槍舌劍,不歡而散。后來,這兩篇稿件還是刊登了,但報社領導也做了妥協,把它放在了二版的中間位置,不那么顯眼了。又過了一段時間,許多歌詞健康、曲調優美的歌曲廣泛流行,又涌現出許多深受青年喜愛的流行歌曲和歌手。戲劇性的是,在1981年年初召開的全體編輯記者大會上,當時常務副總編輯鐘沛璋代表報社領導做前一年工作總結時“鄭重向青年編輯們道歉”,“實踐證明報社領導對流行歌曲的看法是錯誤的”。


在這一年的全國記者會上,報社專門請來一位專家帶來好多流行歌曲的磁帶,用半天時間,一邊放一邊給記者們講解如何“欣賞”。報社領導的指示是:“我們永遠要與青年有共同語言?!?/span>


最終,李谷一老師高興地參加了那場晚會。因為我們的邀請,已經說明了《中國青年報》對流行音樂的新的態度。



吉乐棋牌二八杠 山西11选5任选1 拖码胆码 安徽体彩11选5手机版 新疆11选5开奖直 浙江15选五走势图表 11选5开奖 辽宁体彩11选5手机版 倍投方案 青海11选五5预测 甘肃体育彩票 11选5